蔡轶佳高中语文工作室
    走进操作层面的“整本书阅读”
  • 作者:蔡轶佳  创建时间:2016-09-28  阅读次数:1489  所在工作室:蔡轶佳高中语文工作室

走进操作层面的整本书阅读

 张小兵 倪 峰

2016-09-20 语文教学通讯高中刊

20世纪,叶圣陶、蒋伯潜等现代语文教育先驱,已经开始反思文选式教科书的不足,并提出了整本书阅读的概念。近一个世纪过去了,中学整本书阅读还处在理念多于实践的口号阶段,操作层面的整本书阅读对于多数一线教师而言还是一个新概念。我们应从学生终身发展的角度去设计相关教学体系,使之课程化;否则,只能是雨过地皮湿,甚至陷入令学生厌恶的境地。

一、课程目标——突破大与空,走向真与实  

中国从来就不缺少关于阅读的名言,但名言毕竟是少部分有天赋者的阅读感悟,作为面向中学生的基础课程,诸如形成阅读和鉴赏的能力等空洞的目标将令教师无所适从,为课程目标减肥势在必行。联系终身阅读的特点,结合中学生的阅读现状,笔者认为以下几个方面应当成为整本书阅读的主要课程目标:  

(一)形成良好的阅读习惯  

你以怎样的态度对待经典,经典也将怎样对待你。这里的态度主要体现在阅读的习惯上,一目十行,敷衍了事,便是对经典的亵渎,经典最终也不会成为你的经典。有时间和机会就读书,不动笔墨不读书,有计划地读书……习惯总是根深蒂固的,习惯的力量往往巨大,因此良好的阅读习惯是保证整本书阅读质量的重要前提。  

(二)认识并掌握阅读不同文本的一般方法  

阅读方法曾经是一门显学,近些年来人们更强调阅读的个人体悟,追求阅读的私人化,这是一种进步,但因此而羞于谈阅读方法,却又是另一个极端。《如何阅读一本书》是美国人莫提默·J.艾德勒和查尔斯·范多伦70多年前的作品,至今仍畅销不衰,足见世人对阅读方法的渴望。中学生的阅读还处于基础养成阶段,必要的阅读方法,尤其是面对不同文本的阅读经验的养成十分必要。实用、故事、戏剧、诗歌、历史、科学、哲学、社会科学等,不同类型书籍的阅读方法也不尽相同,需要教师的针对性指导。  

(三)形成包括意志力在内的阅读能力  

比阅读才华更重要的是阅读意志力。中学阶段要培养学生执着、坚毅的阅读耐力,一蹴而就不适用于阅读。在阅读这个问题上,任何人不要指望毕其功于一役。整本书阅读是培养学生阅读意志力的重要途径,我们要敢于引导学生阅读达到一定文字量的长篇、短篇合集,甚至要尝试让学生接触有一定难度的作品。畅快的悦读当然必要,但艰难的啃书也必不可少。除此之外,快速把握作品内容及艺术特点,准确领悟作品内涵等,也都是需要着力培养的阅读能力。  

(四)促进个性化阅读趣味的形成  

阅读说到底是自己的事,但在阅读的过程中,特别是起始阶段,还是需要阅读先行者的指点的。我们不能以培养阅读家的心态进行阅读教学,我们要像农夫熟悉庄稼一样了解学生:他们的长处在哪里?是形象思维还是抽象思维?是文学作品还是哲理论文?需要怎样扬长又如何补短?哪些趣味哪些趣味要修正……虽说学生要有撞南墙的阅读体验,但教师也要通过智慧的教学方法,让学生对自己的阅读做出正确的判断,明白什么可能是光明道,什么也许是死胡同

二、教学准备——突破窄与狭,走向大和宽  

整本书阅读教学不同于单篇短文阅读,它的出现将令教师面对许多新问题。对此,教师要有充分的心理、知识和方法的准备,必须保持自我反思的习惯。以下都是绕不过去的问题:  

(一)如何应对学生和教师自己在碎片化阅读中形成的快餐味蕾?  

信时代人们习惯了阅读短文以及情感味精浓厚的心灵鸡汤,人们常常身处其中而不自知。一个主要阅读《读者》一类轻文本的人,面对整本书时常常会无所适从。教学中,教师不能直接将经典塞给学生,需要分层指导,有针对地引领。如,从百字微文千字文,再到万字长文,然后再读整本书,逐步增加文本的长度。又如,从苇岸、李娟、林清玄、周国平、王开岭,再到北岛、海子、刘亮程、帕斯卡尔、梭罗,然后是萧红、张爱玲、鲁迅、沈从文、汪曾祺、托尔斯泰、毛姆、卡夫卡、叔本华等,渐次增加文本的难度。    

(二)如何突破单篇教学形成的教与学的惯性?  

整本书阅读要求教师在指导学生微观精读的同时,还要宏观把握、高度引领。教学时如果还是一味地精耕细作,可能无法真正带领学生走进作品内部。譬如多数学生在阅读《三国演义》时最大的感受是,如果教师一开始便按章回展开教学,将令学生陷入茫然境地。因此,教师必须先梳理全书,找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隆中对中诸葛亮的一段话便是全书的纲,教师可以带领学生细读该段文字,引导学生逐句寻找小说中对应的章回情节。但仅此还不够,《三国演义》还有一个重要的艺术手法——铺垫,正因为存在重重叠叠的铺垫,小说才显得复杂。为叙写三足鼎立的形成,作者跟读者玩了一个消除游戏,皇帝、黄巾军、十常侍、何进、董卓、袁绍、袁术、吕布、陶谦、马腾、公孙瓒、刘表、张鲁、刘璋等,有的残暴,有的贪婪,有的自私,有的无实力,有的少拥戴,有的目光短浅,有的有勇无谋,有的沉湎酒色,有的心胸狭隘,都被逐一排除在真豪杰之外。为了叙述一个主故事,大故事里常常套了许多小故事,为了诸葛亮的出场,十多个才华出众的人加入了欢迎他的仪仗队。只有将这些讲清楚,学生才能以宏观的视野进行微观的阅读。  

(三)如何解决书目选择的自主规定之间的矛盾?  

过去,人们对整本书阅读是有探索的,主要经历过:1.模糊的方向时代,告知学生可以阅读的方向;2.清晰的书单时代,以开列书单的方式告诉学生有哪些具体的书可以读;3.具体的导读时代,在书单的基础上加入内容介绍和阅读方法等内容。这三个时代是从荒野走向了田野,操作性逐步增强,对于处在基础阅读阶段的中学生而言应该是一件好事。然而,人的心理是复杂的,很多名家就不主张推荐书目,而且一些学生推荐什么就讨厌什么的心态也不容忽视。因此,我们必须构建一个集规定阅读自主阅读于一体的阅读体系,规定作品以适合学生为主要原则,形成整本书阅读的课程框架。     

(四)如何进行整本书阅读的课堂教学?  

识字是不是就会阅读?长期以来,我们总是想当然地认为学生是会阅读的,其实高质量的阅读离不开教师这个引路人。教师要提出专题目标,引导学生深入思考、讨论、交流,起到组织者的作用,并以自己的阅读经验,平等地参与交流、讨论、答疑。作为一线教师,我们还有许多细致的工作要去思考,诸如:阅读进度如何相对统一?学生在长时间阅读中的兴趣如何保证?专题目标如何设定?怎样由浅入深地进入长篇文本?如何处理学生庞杂的阅读疑问并形成精要的课堂主脉络?……  

(五)如何对整本书阅读的教与学进行恰当的评价?  

教师读得好很重要,但循序渐进、贴着学生教,不抢风头、不越俎代庖同样重要,毕竟学生读得好才是评价的最终标准。学生的阅读评价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必须把握好模糊与清晰、鞭策与鼓励的关系。评价可以从自我、同伴和教师三个维度展开,学生根据阅读计划、个人感受等进行自我评价,同伴根据评价对象的阅读积极性、扎实程度、合作情况等进行客观评价,教师根据课程目标、课堂表现、考核结果等进行综合评价。对整本书阅读而言,考核是难点中的难点,过于琐碎或者过难、过偏都将挫伤学生的阅读积极性。因此,必须将考核作为阅读指导的一部分来考量,如摘抄、提问、随笔、论文质量等。关于作品内容熟悉程度的评价可以题库的形式进行,允许学生多次测试,当然,题库的建设者应当是学生和教师,而且应以学生为主体。 

三、研究组织——突破单与个,走向组与群  

整本书阅读教学最大的敌人其实是教师自己。教师的阅读量是否足够,阅读面是否宽广,阅读经验是否丰富,都将直接影响教学效果。同时,每个人的阅读都是有倾向的,教师不能以自己的阅读取向来约束和规定学生的阅读方向。因此,一个教师单枪匹马将难以应对,更需要的是团队合作。整本书阅读教学的出路在于校本化,以及在此基础上的班本化。笔者所在学校的做法和设想是:  

(一)将整本书阅读纳入《附中阅读计划》,构建包括国家课程体系、校本阅读体系、自主阅读体系在内的三级阅读体系。国家课程体系,包括必修、选修教材以及配套读本;校本阅读体系,包括以文学史为纲的专题阅读、与教材配套的自编延伸阅读、指定的整本书阅读(含进入课堂教学的书籍);自主阅读体系,包括人文经典书籍选择阅读(在《附中人文阅读书目》中选择阅读,该书目从思想的天空”“文明的历程”“诗化的王国”“时代的变奏”“激情的森林”“艺术的境界”“人生的足迹等维度为学生提供了近两百本经典书籍)、人文经典书籍自主阅读(拥有体现自己趣味的书单)。该体系对阅读内容进行了包括篇目、版本、阅读时间在内的具体规定,既有整体安排,又有自主选择空间;安排阅读内容时注意到由易到难、中外兼顾、文学作品与文化论著并重、三级体系互动共生,从高一到高三进行了整体设计(表格附文后)。南京师大附中阅读体系绝非一人之功,是几代附中语文人在实践中不断修订形成的。    

(二)以课题的形式推进整本书阅读  

1.部分教师先行实践,以选修课程、社团活动、专题沙龙等形式进行阶段探索,并由几名教师采取整合、压缩必修教学的举措,将整本书阅读与研讨引进课堂进行相对固定的长时探索。在附中的实践中,《罪与罚》《安娜·卡列尼娜》《双城记》《月亮和六便士》《契诃夫短篇小说选》《局外人/鼠疫》《〈诗经〉选》《红楼梦》《三国演义》《呐喊》《金蔷薇》《论语》《讲理》等都已进入课堂实施了教学。  

2.组建教研组全员参与的文学作品、文化论著整本书阅读教学实践与策略研究课题组,结合具体作品,从课程目标、阅读体系、篇目选择、教学策略等角度展开切合实际需要的小组合作研究。每23人一组,负责作品的课堂教学实践。每组每学期1部作品,3年一个周期,完成不少于4部作品的课堂教学实践探索。每个课题组原则上不少于2个研究小组。同时形成完整的教学资料,包括推荐阅读理由、作品概述、教学设计、学生作品、精品教学录像等。

四、课堂教学——突破僵与死,走向活与新  

一本书有一本书的内容,一类书有一类书的特点,整本书阅读进课堂并没有可以生搬硬套的公式。我们可以先推荐学生阅读一点诸如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创意写作书系等实践性很强的理论著作,也可以将《金蔷薇》等通俗易懂、生动活泼的文学理论书籍引入课堂。当然,我们在实践中还要不断摸索教学的思路。以下是我们在加缪小说《鼠疫》教学中的思考(有一些已付诸实施)。《鼠疫》这部小说,情节适度复杂,满足了学生惯于刺激、乐于刺激的心理追求,小说的主脉络也十分清晰,就是鼠疫的发生、发展和消退,贯穿了人们的种种表现以及对抗历程,疫情和人们的表现双线并进。整个过程一目了然,但每一步都走得很复杂,加上种种的夸张、荒诞、反常,令读者有一种不由自主的被吸纳感。90%以上的学生表示喜欢这部作品。为了让学生由初步感知的喜欢走向深入的理解,我们进行了如下教学设计:  

(一)借助灵活多样的陈述方式让学生进一步熟悉文本  1.画出人物关系图谱或写出人物身份说明,因《鼠疫》人物关系并不复杂,我们选择了身份说明。  2.梳理小说情节,画出鼠疫进程与人们表现的双线对照图。  3.选择一个小说人物,以鼠疫来临,×××……”叙述其在鼠疫中的故事。  4.变换叙事视角讲故事。如以塔鲁的视角陈述故事,或以神甫的视角讲故事。  5.以简洁的语言概括陈述小说的主要内容。  

(二)征集学生阅读中形成的疑问,进行求真务实的释疑  1.组建合作学习小组,同伴之间互助答疑。  2.教师答疑或引导思考。远超学生能力范围的疑问,可考虑直接作答;学生有条件和能力找到答案的,可予以方法或方向性的指导,不直接作答。譬如,加缪的存在主义哲学在小说中的表现,基督徒与真正的人距离有多远等问题,涉及复杂而深刻的哲学问题,教师可视情况直接作答,或邀请专家作相关问题的学术讲座。如条件允许,可以学校为单位聘请校外学术顾问。而类似《鼠疫》究竟是怎样一种荒诞”“神甫这个人物是否多余”“老卡斯特尔与里厄都是医生,是否可以略去不写等问题,学生都能通过思考获得较深刻的认识,教师只可指点迷津,不能直接带他们上船。  

(三)开展大小、难易适中的课堂讨论  肖培东老师说,小说,要往里去说。(《语文学习》2016年第4期)此论颇为精妙,但也受到文本特点的限制。阅读千字短篇,确实要穷追不舍,甚至逐字逐句推敲,一钻到底。如果是长篇作品,则更适宜宏观与微观相结合的阅读。  

1.宏观方面:《鼠疫》的结构艺术。《鼠疫》的蓄势技巧。反抗精神与荒诞表现的有机融合。荒诞笔法对小说主题表达的作用。人物形象塑造的方法。小说叙事艺术的局限。《局外人》与《鼠疫》的真实对比。……   

2.微观方面:小说中不断出现的数字的作用。小说为什么以里厄夫妻分别开篇、妻子去世煞尾?小说为什么不直接将里厄换成,直接以第一人称叙述故事,而是到结尾才交代里厄便是故事的叙述者?爱情在小说中的分量和作用。科塔尔的精神分裂在小说中的作用有哪些?塔鲁的圣人追求与里厄做真正的人有何不同?为什么多次描写人们喝咖啡、泡酒吧的场景?朗贝尔的成长在小说中的作用有哪些?神甫的两次演讲有怎样的作用?为什么一再提到格朗的写作理想?……  以上话题是学生在阅读中自然生成的,可以在课堂教学中进行分类、组合,然后再组织研讨。  

(四)鼓励学生形成独具慧眼的发现  

讨论不必面面俱到,教师可以选择具有代表性的不同侧面的内容展开课堂教学。其直接目的在于教给方法、形成能力,更重要的是引导学生去发现更好的鉴赏视角,避免感想式的泛泛而论。发现是一种能力,不是与生俱来的本能,需要教师的引导,甚至苦心的经营。日常教学中,我们应注意渗透小说鉴赏的常识性知识。渗透,指的是在阅读中的自然建构,而不是以压缩包的形式直接给予。当这些知识成为一种阅读经验时,学生自然便拥有了一定的阅读能力。而这又离不开日积月累的实践和持续不断的阅读。阅读教学的目标,说到底不在于,更在于能力的提升和经验的形成。具体到《鼠疫》教学中,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引导学生发现:  

1.重视感受:你的阅读直觉是怎样的?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感受?有没有特别吸引你的人?究竟是什么吸引了你?  

2.比较异同:有无矛盾的人和事?有无与众不同的描写、叙事和语言?有无一成不变的人和事?有无反复出现的场景和场面?有无违背常理、常情的地方?  

3.关注细微:有没有容易被忽略的人和事?有没有一笔带过的重要信息?有没有包裹在大场面、大事件中的小细节?  

4.揣摩留白:有没有当写却未写的内容?有没有未完待续的情节?有没有省略掉的人后人事中事?  

5.学会关联:有没有其他作品可以对读?有没有历史价值和现实意

6.尝试借鉴:有无改写的可能?是否和你的积累或思考有关?对你的写作有怎样的启示?你能在批判性借鉴的基础上尝试创作吗?……  

别指望有一种方法可以保证学生一定会有独特的发现,因为所有的方法背后都会有一个模子。教方法的真正目的是引导学生逐步形成属于自己的方法,而不是命令学生亦步亦趋。  

(五)自得其乐的展示  

发现展示,是阅读成果逐步固化的过程,没有展示发现往往只是一个念头,难以有逻辑地深入。怎样展示?可以学术的形式,也可以活动的形式,甚至创作的形式。  

在《鼠疫》教学中具体有以下几种形式:  

1.学术形式。学术能力的培养不能指望到大学里从零开始,应从中学阶段逐步培养。当然,我们也不能不切实际地提出过高的要求。对多数学生而言,能发现命题并依据文本、文献等,展开合乎逻辑、有理有据的论述即可。展示的形式可以是论文,也可以是提纲,甚至可以只是一个设想。有条件的学校可以印制论文集,借此向学生宣传基本学术规范。  

2.活动形式。阅读之后的活动,是一种碰撞,更是一种提炼与升华。  按角色朗读。朗读,不是拿腔拿调的做戏,而是心随文走,自然而然。《鼠疫》中有不少段落适合朗读,如神甫的演讲、塔鲁与里厄的人生哲学对话等。  专题辩论会。鼠疫来临,许多原本正常的情感、伦理和道德都发生了变化,甚至扭曲,存在许多值得审视的问题。如:朗贝尔为爱情而出城的权利是否应该得到尊重和保护?我们是否应该拯救或者宽恕科塔尔?塔鲁笔记中的文字能否直接转为叙写?……  阅读笔记选评。长篇作品进课堂,离不开前期阅读和中期反思,为了培养学生良好的阅读习惯,教师要指导学生以适合自己及文本的形式做好阅读笔记,可以是摘抄、评点,也可以是随笔。  

3.创造形式。阅读之后的创作是一种高级鉴赏,它更有超越性。  这部小说场景相对集中,矛盾冲突此起彼伏,极具戏剧性,可以引导学生将局部内容或整部小说改编为剧本,条件允许可以组织表演。  以现代人的口吻,给小说中的某个人物写一封信,引导学生在对话中思考《鼠疫》的当代意义。  为小说中的一个人物叙写故事。如:喜爱创作但无天分的格朗将会怎样发展?与爱人重逢的朗贝尔将会怎样生活?失去妻子的里厄又会迎来怎样的人生?  整本书阅读看起来简单,其实很复杂,一路走来,笔者及同事也遇到不少困惑:课时能否保障?图书资源是否足够?教学内容、考核方式是否需要统一?……但不管怎样复杂,只要勇于实践,办法总比困难多。整本书阅读不应只是语文教学的点缀;相反,应当是其重要内容,是时候走进操作层面了。
本文来源:《语文教学通讯》A2016年第9

备案号:浙ICP备06011037号 平台制作:湖州市教育信息中心 何一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