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真中职机械工作室
    品味时代“匠人”精神
  • 作者:谢佳芳  创建时间:2016-02-04  阅读次数:1438  所在工作室:李 真中职机械工作室

 

品味时代“匠人”精神

谢佳芳

一、品味理查德·桑内特的《匠人》

鞋匠、木匠、铁匠、豆腐匠…“匠人”本是指这些工艺高超的手工艺人。“匠”是一门生活的手艺,而“匠人”则是拥有这门手艺的人,透过双手不断地锤炼、磨砺,为的是对技艺和品质的至高追求,更是对“心”的历练。匠人易得,而匠心难获,真正独具匠心的“匠人”锻造,是伴随着身体的痛苦和疲倦,而内心却甘之如饴地享受这一过程。

何为匠人?或许正如《寿司之神》中所说:“一旦选定你的职业,你必须全身心投入到你的工作中去,你必须爱自己的工作,你必须毫无怨言,你必须穷尽一生磨练技能,这就是成功的秘诀。”

今天,当艺术鉴赏一再贬低匠气,抬高灵性,我们似乎忘了,发端于实用主义的艺术史最早是由工匠们挑大梁的。当我们戴着有色眼镜,把那些重复机械化劳动的工人视为不会思考的机器。社会学家理查德•桑内特却将他们和艺术家、作家、科学家一样称为“匠人”,且认为,匠人才是改变世界的力量。 

匠人是专注的,他们竭力把事情做好。当匠人的技术日趋成熟,他们会更完整地感受、更深入地思考正在做的事,这是至关重要的“隐性知识”。科技的进步至多能将有限的步骤化繁为简,却不能全然取代匠人的优势。调整和完善这一动态过程,不是根据既定程序按部就班。操作简便的CAD软件在设计领域应用广泛,桑内特却诟病其过于刻板,看起来360度无死角的设计却无法协调实际生活的光线、周围环境等种种变数,效果反而不及手工作图、实地观察更人性化。优秀的匠人接近目标的过程就像经典数学题蚂蚁追击的等角螺线,合乎逻辑、充满变数又展现着美感。 

然而从某种意义上,匠人的生活与工业社会逆流向上,与效率至上背道而驰,甚至与绝对精确的机械文明相差甚远,却坚守着对过程与个体的重视,符合精致生活的情趣。当阅读完《匠人》,多少会被作者的情怀所感染,扭转内心对“匠人”的偏见。匠人处于人类文明中间阶段的平衡点之上,既摆脱了落后的原始蒙昧状态,加入了双手与工具的配合,同时摒弃了过分工业化的流水线,彰显了个体优雅的劳动过程。匠人不是一种略带贬义的底层职业,而今,这种生活方式正逐渐被都市人所认同,在上海等城市,一些以手工为主题的匠人课程悄然走红,吸引了不少白领争相报名,插花编绳,或是涂色,在远离手机电脑等高科技的环境中,人们体会到了平日难以企及的时光慢慢流淌的幸福生活。正如理查德所指出的那样:匠艺活动能够给人们带来充分的情感回报,让人们在工作中与可感知的现实中最终找到自己心灵的归宿。

 

 

二、匠人精神并未远去,它仍然在时代里闪光

   在看这本书的过程中,恰逢学校给学生们推荐央视《大国工匠》宣传片,我在班会课上与同学们共同观看后,联想到这本书,更是感慨良多。

   《大国工匠》选取的是奋斗在生产第一线的杰出劳动者,他们的文化水平并不高,从事的行业也不是很起眼,但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他们用高超的技艺、精湛的技术、敬业的品德和灵巧的双手,使当代的“匠人精神”得到完美地诠释。

他们耐心专注,咫尺匠心,诠释极致追求。

他们锲而不舍,身体力行,传承匠人精神。

他们千锤百炼,精益求精,打磨“中国制造”。

他们是劳动者,一念执著,一生坚守。

“在我国数千年历史中,曾出现过鲁班这样的大师级工匠,也有修造出故宫这种世界奇观建筑的工匠,这说明中华民族的基因里,的确有工匠精神,也得以延续和传承,我们要做的,是把它挖掘出来”。这是《大国工匠》拍摄的初衷。

纯银丝巾果盘——北京APEC期间,我国送给各国元首的国礼,让世人都被中国古老的錾刻工艺惊艳。这就是錾刻师孟剑锋的作品。

细心观察,果盘有粗糙感,丝巾却有光感,做出这样的效果并不容易,孟剑锋需要从不同角度进行上百万次的錾刻敲击。为了用银丝做出支撑果盘的四个中国结,孟剑锋需要反复将银丝加热并迅速编织,银丝快速冷却变硬不可弯曲,需要无数次尝试才能成功。

  其他人可能会选择机械造出中国结底托再黏合上去,而他却无法容忍伴随机械制造而来的细小砂眼,也不愿违背纯手工的诺言。即使右手被烫出大泡,起了厚厚的茧也丝毫没有动摇孟剑锋精益求精、不断超越与追求极致的决心。

当然,也会有人问,在新科技革命、工业4.0来袭的时代,我们还需要这些工匠和所谓的匠人精神吗?看完整个节目,我和同学们都有一个很深的感受:不可否认,标准化、机械化大生产越来越普遍地应用于制造业,但是在某些极精密和复杂的领域,机器并不能完全替代人,比如LNG船上的“缝制”钢板任务,就不可能使用机械进行批量操作,只能依赖技术人员精细的焊接,并且不能出现一个漏点。

除此之外,还有手工捞晒宣纸,每张重量误差不超过1克的中国宣纸股份公司高级技师周东红;创造了十三里焊缝全手工且质量达到百分百的张冬伟等等一大批大国工匠们在各自不同的工作岗位上默默奉献。他们视技术为艺术,他们倡导一丝不苟、精益求精、他们彰显了爱国敬业的精神内涵,他们向我们展示了中国工匠的博大情怀和无以伦比的技艺。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时代“匠人精神“在闪光。

三、教师专业成长需要匠人精神

教师以前一直被称为“教书匠“,也带了一个”匠“字。

我们很多人对“教书匠”这个称谓是持有一些批判态度的,但这些年的教师生涯告诉我,要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教书匠,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些年,我听了那么多课,也看了一些学校,忽然明白要找几个教书匠还真不容易。匠人,或者说手艺人,那是要有自己的绝活的,至少干同样的活儿,会比别人干得好。一个教书匠,至少在自己所教的学科课程上是有话语权的,是要有自己区别于同行的绝活的。一个具备教书匠精神的教师,是会对自己所教的学科精益求精的,他会致力于将自己所教的学科课程在科学与艺术之间找到一个切合点的,是会有自己独特的教学风格和教育追求的,并且会在自己独特的风格和追求的道路上不断突破的,是会用一种孜孜以求的毅力向更高层次努力的。

遗憾的是,在今天教师领域的匠人精神难寻,专家、大师、教育家倒是层出不穷。

 最高的境界是经师与人师。所谓经师不仅对自己所教学科课程了如指掌,同时还有丰富的与之相关的其他学科的丰富知识,他不仅是所教学科的领军人物,同时还会朝要“杂家”“通才”的方向努力。所谓人师,要求我们不仅能教学,还能教给学生如何学,这过程中还能影响学生的人格、张扬学生的生命。

杜威说教育既生长,孔子也说教学相长,教的过程不仅是学生的生长也是教师的生长。从学徒到到匠人,到经师与人师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教师专业生长的历程,更是其生命成长的历程。我们就是在这样的生命体验中,慢慢地理解教育教学,慢慢地明白其中的常识与规律的。

 

备案号:浙ICP备06011037号 平台制作:湖州市教育信息中心 何一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