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连梅中职语文工作室
    程良焱:感受和领悟
  • 作者:顾连梅中职语文工作室  创建时间:2018-03-08  阅读次数:831  所在工作室:顾连梅中职语文工作室

听初中语文教师讲授朱自清的散文《春》。第一段原文为: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教师告诉学生说:这一段写的是“盼春”。

课下,我问授课教师:你从这一段感受到了“盼春”吗?老师一脸茫然,红着脸:大家都这样说。

教师从参考书上获得的是概念,告诉学生的也是概念;教师没有从文本中获得真切感受,只能罗列出几个抽象的词语去概括,这大概是目前文学作品教学中一个很普遍的弊端。问题的根子在于有的教师不会读书,或者没有下功夫读书。

盼望着,盼望着——一个“盼望”,只表明一个事实;第二个“盼望”出现后,情味就大变了:就像久旱盼望甘霖,淫雨盼望艳阳;就像幼童盼望下班的母亲,老母盼望归家的游子。那种跂足而望、望眼欲穿的神态和心情都出来了。

东风来了——东风终于来了!东风是春天的使者,她的到来,预示着春天将会接踵而至。东风化雨,东风送暖,珍贵如油的春雨,和煦温暖的阳光,即将滋润万物,普照大地。小草发芽,枝头泛绿,溪水吟唱,一个充满生机的季节就要开始了!

春天的脚步近了——春天的脚步终于近了!春天如同一位久别的友人、恋人,迈步向我们走来。多久了啊,我们一直在张望她的身影,在倾听她的脚步声,今天,现在,终于可以看见她轻盈的倩影,终于可以听到她动人的足音了!这倩影愈来愈清晰,这足音也愈来愈响亮了!

好一份热切的盼春之情!

感受需要良好的语感,需要联想、想象、比方和类比,以让自己对于文本表现的生活,能够眼有所见,耳有所闻,手有所触,鼻有所嗅,舌有所尝。感受更需要用“心”去读书,需要有把抽象的语言文字转化为生活情境(图像、色彩、声音)的能力和习惯。

再请看晚清探花、著名诗(词)人俞陛云先生《诗境浅说》中的几个例子。

俞先生在论到李商隐《题郑大有隐居》中的句子“石梁高泻月”时,这样说道:“石梁之水,高若建瓴,挟月光而直泻。”通过想象,还原诗句描绘的情景,这就是感受。

在欣赏唐代诗人钱起《和万年成少府寓直》诗的颈联“一叶兼萤度,孤云带雁来”时,俞先生说:“写新秋夜景,与白乐天(居易)之‘残暑蝉催尽,新秋雁带来’相似,诵之如凉生衣袂间。若严维(唐代诗人)之‘柳塘春水漫,花坞夕阳迟’,便觉风物骀荡。于良史(唐代诗人)之‘风兼残雪起,河带断冰流’,若有寒意侵入。”“凉生衣袂”“风物骀荡”“寒意侵入”这些具体形象的直觉,若不能仿佛置身其境,定然感受不到。

唐代诗人储光羲有五言律诗《张谷田舍》(也有人说是郑谷所作),第三联上句为“碓喧春涧满”,描绘了春涧水漫,农人借水力舂碓,一片喧腾热闹的场景。俞先生赏析说:“我行栈道,见村民多跨溪架屋,借水力转轮,以舂米麦,白雪翻飞,晴雷互答,为溪山增趣。”感受多么细微真切!联系见闻阅历去感受诗歌形象意境,是经常用到的欣赏方法。写景状物的文字可以这样去感受,抒情言理的文字同样可以如此。俞先生曾盛赞唐代诗人殷遥的两句诗:“莫将和氏泪,滴着老莱衣。”说它“是真能赠人以言者”:虽然下第而归,高堂绝不会减其慈爱,不要效尤和氏抱玉而哭,以伤亲人之心。他结合自己的经历说:“余曾五次下第,游子远归,重堂抚慰有加,下喜极沾巾之泪。垂老诵此诗,与《蓼我》(《诗经·小雅》)同感也。”读诗赏文,联系切身经历,往往能感同身受,因而感受更加真切、贴切和亲切。

俞陛云老先生感受、欣赏古代诗歌的方法,是不是对我们有所启发?

除了不会感受,还有不少语文教师阅读时不善于领悟。

领悟是领会和体悟,它是对文本内容精髓的准确、全面和深入的理解、分析概括乃至引申。既有对道理的把握,又有对因果关系的揭示;既有知其然,又有知其所以然。这也是阅读的重要方法和能力。

近日重读朱熹的《四书集注》,得了几个如何领悟的例子,现评述如下。

《论语》——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父母健在,不可以到远处游历。出游一定要有方向(方位)。“游必有方”怎样解读?朱熹说:“如已告云之东,即不敢更适西,欲亲必知己之所在而无忧,召己则必至而无失也。”朱熹的理解有三层意思。第一,出游之前要告诉父母确切的方向(方位);第二,让父母知道自己的行踪因而不必担忧;第三,一旦父母要召回自己,可以知道准确信息;自己也能很快归家而不会失误。第一层意思是对“游必有方”的含义揭示,第二层和第三层申述了“游必有方”的缘由,是更进一层的领悟。后两层之间,表达上是并列关系,意义上则是层进关系。

孟子有著名的“三乐”之说(《孟子·尽心章句上》):

君子有三乐……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

父母健在,兄弟和睦;为人处事,问心无愧,这些当然都是欣慰快乐的事情,不难理解。“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乐在哪里?即使其乐无比,也只有师长才能享受,而“君子”不一定都是教师呀?读了朱熹在《集注》中的三层解读,你不能不佩服孟子言之有理。

(1)尽得一世明睿之才,而以所乐乎己者教而养之——把自己有体悟并且感到快乐的事情(道理),与那些德才兼备的聪明人作交流(俗人不配交流,愚人无法交流),当然是十分惬意的。

(2)则斯道之传得之者众——你的思想、学说会传播得很广,知晓接受的人会更多,岂不乐哉!

(3)而天下后世无不被其泽矣——圣人的思想、学说不仅惠及当代,而且泽被后世,流传久远,这又是多么令人快慰的事情啊!

朱熹又总结说:“圣人之心所愿欲者,莫大于此。今既得之,其乐为何如哉?”中国古人推崇立功、立德、立言,圣人君子们能够让自己的思想、主张、学问广为传播,深远流传,自然是其乐无穷了——这哪里是囿于当教师教育几个学生呢?

这里,朱熹对于“三乐”之一的“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的领悟,同样是深入独到的。他先对这句话作出了诠释;然后深入一层,从横和纵两个方面回答了“乐”的原因;最后上升到圣人君子的人生价值和人生追求,揭示了“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作为人生一大乐事的根本原因。真可谓体悟入微,体悟入里。

下面一例,解读者就“走”得更远了。

《论语》——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贪得)。”

朱熹在《集注》中引述北宋史学家范祖禹的体悟说:“圣人同于人者血气也,异于人者志气也。血气有时而衰,志气则无时而衰也。少未定、壮而刚、老而衰者,血气也。戒于色、戒于斗、戒于得者,志气也。君子养其志气,故不为血气所动,是以年弥高而德弥劭也。”

范氏的这段感悟体会实在精彩!他没有局限于孔子的原话,而是在原意基础上,提出了“志气”的概念,让“志气”与“血气”两两对照,从而使自己的论述上升到一个全新的境界:血气圣人与凡人同,志气圣人与凡人异,血气随时而变,志气却是因人而殊。圣人君子,善养“浩然之气”,故年愈高,德愈隆,志愈壮。这样的领悟,从原文引申而来,既有根有源,又创造了自己的思想,是高层次的阅读体悟。

  《语文课程标准》把“感受”和“领悟”作为语文课程目标,有着明确的表述,“阅读优秀作品,品味语言,感受其思想、艺术魅力”,“ 与文本展开对话,通过阅读和思考,领悟其丰富内涵”。一般而言,感受侧重具体形象和情境,重在感知、感触,需要设身处地;领悟侧重较为抽象的道理,重在感悟、体会,需要深入思考,需要分析、概括和引申。我们的中学语文教学,要想让学生达成这些目标,形成这些能力,首先教师必须自己具有这些方面的修养。因此,我们语文教师在读书的时候,在备课的时候,一定要静心阅读,独立思考,自主品评;要慢读,不要急,静静地联想想象,细细地揣摩体会,宋人陆九渊说:“读书切戒在慌忙,涵泳功夫兴味长。”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形成看法之后,再去借助其他教学资源,切莫一味“拿来主义”,“吃别人嚼过的馍”,“让自己的脑袋成为别人思想的跑马场”(叔本华)。

坚持数年,必有大进。盍试之?

备案号:浙ICP备06011037号 平台制作:湖州市教育信息中心 何一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