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海琴语言训练工作室
    爱与责任同行
  • 作者:徐英  创建时间:2018-01-26  阅读次数:887  所在工作室:顾海琴语言训练工作室

我是湖州市教育康复学校的一名普通教师,当我接到通知,要我代表学前康复组作一个师德报告时,我懵了。这半小时对不善文笔不善言辞的我那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但我还是欣然接下了,这么好的锻炼机会不能白白浪费,因为我知道每个第一次都将是一个新的起点,包括我选择的这个职业——特殊教育,曾经也是我人生中的一个新起点。高考填报志愿的情形到现在还记得清,那时懵懂的我,不知为什么,填的每个志愿都是特殊教育,我同桌问我,如果给你一个又聋又盲的孩子,你该怎么教,当时被他的问题吓住了,确实有点犹豫,一个教书育人的行业,我是否能胜任,一个冷门专业,我是否能坚持呢?这样的问题我也问了自

己好几遍,但我庆幸我的坚持,坚持填报了“特殊教育”,我也很幸运能如愿地成为“特殊教育”行业中的一员,成为“特殊儿童”的领路人。

记得当我第一次踏进湖州聋校的大门时,看到身边那一张张热情的脸庞,那一个个可爱的孩子,用努力吐出却依然含混不清的声音向我问好时,我的心被震撼了!同在一片蓝天下,我们共享灿烂的阳光,多彩的世界,动听的声音,可是他们,这群生活在无声世界里的孩子,又何尝不是与你我一样,有着对生活的美好理想,对未来的热切向往?今天在这里与其说是作报告,那我宁可用分享二字来形容,跟大家分享一下,从教十年以来我自己以及身边的同事的点滴故事。

一、被爱的幸福

5年前我开始带一年级预备班,2013学年第二学期我们班来了一个插班生,是从普校转过来的一个16岁的女孩。对于这个孩子的名字我们并不陌生,因为我们到她家里去家访过好几次,让她来我们学校读书,可因为路途遥远、家庭经济困难、又加上听力似乎还不错,家长就让她在离家不远的普通学校上学。可来到我们班时,让我惊讶的是,本来在普通学校要上初二的她连最基本的a、o、e都不知道。

她是个乖巧、腼腆的女孩。来到我们班,我可以看出她内心的忐忑,全校的学生都围着我们教室在看这个学前班的大姐姐,面对这场景,她都不敢抬头多看大家一眼。可她从来不把自己的难过写在脸上,我布置的作业照写,上课即便听不懂她也会很努力地听。我把这一幕幕看在了眼里,多么希望我也能替她分担一点忧伤,可我除了鼓励,什么也做不了。

有一天,我看见她在写日记,我就走了过去,问她:“你在写什么?能给我看看么?”她没有拒绝,把她的日记本递给了我,当我看了之后,我没有多说什么,我朝她笑了笑,在她的日记本上写了这么一句话:“你喜欢写日记,那你每天写,老师帮你改,好吗?”她写了:“好的!”就这样,我们之间有了沟通的桥梁。她把她的不开心和她的无奈都写在了日记本上,我帮她改着每一句不通顺的话,每天都用激励的话语鼓励着她,让她感到,我是在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关心着她。

一个星期一的早上,她穿着一条可爱的裙子来上学,见到她的时候,我还夸了她,今天穿裙子很漂亮,她羞涩地朝我笑了,说了声“谢谢!”这一天,她的日记是这样写的:这个周末,阿姨买一条裙子我,我看裙子漂亮,喜欢。跟阿姨说:“谢谢!”。我问阿姨:“裙子要钱多少?”阿姨告诉我裙子50元,我一听,贵啊,我跟阿姨说:“下次不要再给我买了,很贵,你浪费钱了。”看到这,我的眼眶湿润了,虽然语句不是很通顺,可是我能看出这个女孩是多么懂事。爱美的年龄,因为家庭经济困难,她从不乱花一分钱,每个星期五从我手中拿回去的零花钱,星期一早上一分钱不少地交到我的手中。在一次逛街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头箍(gu),我买了回来,没有直接送给她,而是去寝室放在了她的枕头边,还写了一张纸条给她,我是这样写的:这个漂亮的头箍送给我最喜欢的女孩,老师希望她天天有美丽、灿烂的笑容。第二天早上,我看见她戴上了我送她的头箍,朝我甜甜地笑了笑,说:“谢谢你,老师,这个我很喜欢!”

五一放假回来,我看到她的日记中是这样写道:“我这几天没有去学校,徐老师也出去了,弟弟妹妹该怎么办啊,我想徐老师了,我要去学校读书。”当时看到这篇日记,我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她开始有了笑容,她愿意跟我说她的心事,她的日记中少了几分忧愁,多了几分开心。对学前班的孩子们,她不再排斥,她已经学会了照顾他们,像一个大姐姐一样。

现在,她上4年级,能和别人进行简单的交流,每年的教师节都能收到她亲手做的卡片,上面写着:给我最爱的徐老师,用她那并不清晰的语音送我祝福。那一声声含糊走调的咿呀声,其实就是那人类最美妙的旋律;那一下下的比划,就是那人世间最优美的舞姿。

二、被信任的温暖

豪豪是我做个别化康复的孩子,刚来的时候,他几乎什么都不会,不会聆听,不会说话,平时父母也因为家里比较忙,他妈妈给他买了一台电脑,那就成了他的全部,除了平日里的需求有眼神和手势的交流之外,其他什么语言交流都没有,经过一年的康复训练,虽然说效果不是很明显,但他已经能对声音的有无做出正确的反应,不仅学会了跟他人打招呼,以及使用礼貌用语之外,他还会说一些简单的词了,有一周我们的主题教育课正好教到了鱼,他爸爸钓了鱼回家,他看到之后,大声地在那喊“鱼、鱼、鱼”,把他爸爸惊呆了,儿子居然能说出“鱼”,他爸高兴地给我打了电话,询问了我孩子的发展情况,这也是头一回,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这样强烈地、迫切地想要了解自己孩子的情况,很激动地跟我说了“谢谢”,这不仅仅是一句“谢谢”,更多的是对我的信任和对我工作的肯定。

阿宝是一个多重障碍的孩子,不仅是耳聋患者,而且还是一个

比较严重的自闭症患者。他的家人始终没有办法接受这一事实,所以父亲干脆去了外地工作,爷爷奶奶也从不愿意带他,唯独剩下他妈妈,借用他妈妈的一句话,“要不是我自己生的,给我20万一年我都不带。”阿宝长得很可爱,圆圆的脸蛋,白白的皮肤,可头一次午睡时给阿宝脱下裤子的那一刻,我吓了一跳,他两条腿上全部都是疤,有的已经结了痂,有的还有点溃烂,我马上打电话询问阿宝妈妈,她告诉我,那每一个疤痕,起码都有半年以上,只要有蚊子或是小虫之类的咬了一个小包之后,他就能抠半年以上。爱玩水,不会吃饭,不会穿衣服,不会小便,更不用说大便后自己擦屁股了,种种的问题,用其他老师的话来说,“你们班的阿宝,那可谓是一个抵八呀!”是啊,喂饭,解小便,擦屁股这些都是作为一个学前老师必做的事情,但关键这还不算什么了,动不动就跟你“捉迷藏”、“玩失踪”,只是眨一下眼睛的功夫,他又不知道躲到哪里去玩水了,玩了水回来肯定又得换一套衣服,一个不愿意就赖地,五十多斤的人,拉也拉不动。但因为他长得可爱,学校的老师都很喜欢他,有一天,我给他喂完饭后,准备开始自己吃饭,还没等我动筷他已经不见人影了,本以为又去玩水了,可找遍了食堂都没有见到人,我立马放下碗筷跑出去找他,一直找到了教学楼,原来他跟着其他老师回去了,在办公室里吃东西呢,看到这一幕我真是觉得又可气又好笑,我故意板着脸对着他挥手说:“我不要你了”,这时的他好像意识到了,原来徐老师很担心他。以前的他,身边只有母亲,从来不会依赖其他人,但当我跟他说再见的时候,他哭着跑向我,两只小手拼命地挥动着,看到这一幕,我的泪又没忍住,让一个自闭症孩子有了感情,真的是难上加难的事情。从此以后不管是其他老师用什么引诱他,只要我在那,他都不会跟别人离开。

搞定了阿宝,还有一个阿宝妈妈。阿宝妈妈也时不时闹脾气,因为阿宝太皮,所以家里没有人愿意帮他带孩子,一个人带着孩子,不管是身体好还是身体不好,都得为阿宝准备饭菜,一个女人一年365天,必须天天坚持,真的也很了不起。事情繁琐,心情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很少能看到她笑,和班里其他孩子的家长从来没有交集,总把自己武装得严严实实,对我这个班主任也只是偶尔笑笑。有一次,正好放学接孩子,一看到家长孩子们都很激动,都准备拿书包回家,可琪琪一不小心碰到了阿宝,阿宝大哭起来,让大家都没想到的是,阿宝妈妈的反应,他立马抱住阿宝,狠推了琪琪一把。看到这一幕我也立马护住了琪琪,生怕她再做伤害孩子的事情。原本是孩子的无意,她却当成了有意为之。她不但没有道歉,还指着琪琪的妈妈骂他们家没教养之类较为难听的话语,还跟琪琪妈妈吵了起来。最后在我的劝说下,虽然各回了各家,但仍然没有和解。作为同龄的80后我很难理解这一举动,怎么会这么不讲道理。下班之后我立马赶到了阿宝家里,当然阿宝妈对我还算客气,口口声声说:“徐老师你不要为难”,怎么可能不为难?都是我班里的孩子,以后每天接送都要低头不见抬头见,我可受不了天天看别人吵架,所以我得让他们和解。刚开始聊天的时候,我们也就是随便地扯扯家常,聊聊阿宝在家的表现等等,当我问及他的家人时,刚开始都是遮遮掩掩,不愿意说,可到后来,他却对我敞开了心扉,把家里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我,流着泪述说着她一切的不容易。一个外表如此坚强、如此彪悍的女人,她的生活却是那么的无助。说完后,她告诉我,从来没有这么痛快的哭过,甚至是在老公面前,也从来没掉过一滴眼泪。当我要离开她家的时候,她跟我说,徐老师你不要为难,明天我就跟琪琪妈妈去道歉。当时的我很欣慰,我能做的不仅仅是孩子的老师,更是家长的朋友。

三、被赞扬的骄傲

帆帆是一个刚满2周岁的孩子,2015年9月来我们学校康复,但入学时什么助听设备都没有,何来的康复之说,要想说得好,首先得听得好,所以在老师的建议下,家长给孩子配了助听器。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声音的孩子,突然之间听到了声音,或许大家看来那是好事,可孩子却不喜欢,在他听来,外界的声音都是噪音,会让他觉得不舒服,所以孩子一天戴两个小时助听器都不愿意,家长也是由着孩子来,加上孩子的脾气不好,刚开始不愿意配合上课,这样就给我们的康复训练更是增加了难度。每节课我都想着法子,变着花样,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他的名字,敲锣打鼓,连蹦带跳,反正能用的都用上了。终于在一个月之后,孩子能听到自己名字后说“到”,一个简单的“到”字,让我高兴了半天,也让家长感动得流泪。之后又训练了一个月,孩子学会“爸爸”“妈妈”这两个词,当天他妈妈听到后,激动得抱着我,连连跟我说谢谢。给孩子进行一个学期的康复训练后,孩子看到生活中常见的物品都能进行命名,从孩子当初的不配合,到目前的喜欢上我的课,是给我最大的肯定。

启慧班有一名脑瘫听障儿童,他叫宣宣,刚来我校时各项能力都较差,走楼梯需要搀扶;手部肌力很弱,吃饭需要喂;生活自理能力也较差,衣服需要别人帮忙穿。入校后,我们先给这名孩子做了综合筛查和专项能力的筛查,明确了他的障碍类型以及障碍程度,再通过异步评估,制定详细的康复计划,从粗大运动到精细运动,从听觉言语到认知,每个版块的康复都必不可少,通过2个学期的康复训练,目前孩子已经学会了自己穿衣、吃饭,能自主上下楼梯,生活自理能力有了很大的改善,同时孩子的认知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家长给予了我们老师极高的赞扬,这一声声的赞扬也正是我们努力付出的动力。

婷婷是一个弱听女孩,6岁的婷婷,长得十分漂亮和可爱,家长说她很喜欢跳舞,但是在普通幼儿园老师从来不让她参加,就是怕她听不到节奏,会影响整个集体。听到这里不免为小姑娘感到惋惜。由于患有弱听,家里发现得又比较晚,在当地幼儿园随班就读了两年,从家长口中了解到在幼儿园里什么也没有学到,更多的是“随班就坐”。2015年9月开始配戴助听器并入学我校,听觉能力评估结果显示助听器补偿后助听效果为左耳适合,右耳适合;语言能力评估结果显示,女孩只会说简单的词语,比如爸爸、妈妈等,语言表达不流畅,说话一字一顿,理解能力比较差;家长反应在幼儿园里性格比较内向,不合群,学习成绩不理想,理解能力较差。因为弱听,她无法像正常的同龄孩子一样,拥有愉快的童年;因为弱听,她无法像别的女孩那样翩翩起舞;因为弱听,她的口齿也是那么模模糊糊。入学后,学前部的康复老师对其进行了语言训练,充分挖掘她语言方面的潜能,扫除她在学习方面的一些障碍。要想提高弱听儿童的语言发展水平,说起来容易,实际操作起来却很难,需要康复师、班主任、家长等齐心协力,一字一句教会她说好每一个字,一点一滴关爱她每一个生活细节。婷婷在我校的半年时间里,从一个自闭、害羞的弱听小姑娘蜕变为一个自信、开朗的小女孩。终于在2016年的3月顺利回到普通幼儿园就读,当看到婷婷在幼儿园里快乐地生活,自如地沟通,我们感到无比欣慰,我们也愿意为更多的特殊孩子提供语言康复训练,还他们一个灿烂纯真的童年,期待他们早日重获自信,回归主流。

同样身为教育者,普通学校的老师都能看到自己的学生桃李满天下,而对于我们特殊教育工作者来说,我们付出的心血和汗水不比普通教育者少,但我们的收获却从来不和付出成正比。我们的心愿也会变得很简单,只是希望孩子们能融入社会,找到一份可以养活他们自己的工作,让他们成为残而有为的人。

 

备案号:浙ICP备06011037号 平台制作:湖州市教育信息中心 何一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