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海琴语言训练工作室
    施媛-守望成长,静待花开(师德报告)
  • 作者:施媛  创建时间:2018-01-26  阅读次数:927  所在工作室:顾海琴语言训练工作室

泰戈尔曾说:“爱是亘古长明的灯塔,它定晴望着风暴却兀不为动,爱就是充实了的生命,正如盛满了酒的酒杯。” 在我们的特殊教育中,“爱的教育”这四个字,说来容易,做起来又何其难!我们面对的是一群特殊的孩子们,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存在缺陷,我们教师就要更加爱护这些折翼的天使。

在这些孩子们当中,有连自己姓名、年龄都说不清的孩子;有情绪反复无常的孩子;有肢体不协调、走路需要扶持并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还有患自闭症、孤独症等等。每当面对他们时,我觉得自己身上有着特殊的使命感。因为你会从他们单纯的眼神中,感觉到他们渴望得到大家的关心和爱护。

参加工作的第一年我就担任了一年级的班主任工作,班里转来一名大孩子,她的名字叫做海燕(化名),是一个重度智障的孩子,刚转入我们学校的时候很孤僻,她的孤僻不同于别的孩子的自闭,她有表达自己想法的意愿,但是她“我行我素”,经常自己一个人坐在座位上,一坐就是一天,甚至连上厕所也不愿意起身,已经12岁的她在开学的时候还会尿裤子;她会用歇斯底里来表达自己的情绪,有一次好不容易让她去食堂吃饭,她匆匆地吃完饭后起身离开,值日老师告知她应该将餐盘拿到规定的地方,她便将餐盘狠狠地扔在了地上,并对值日老师大发脾气,我将她带到食堂门口,询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一直闷声不吭,喘着大粗气,接下来的十五分钟我“软硬皆施”,但是她还是无动于衷,只是蹲坐在食堂门口,经过的老师劝说她起身回教室,她非但不理会,还用手推老师。无可奈何下我只能对她进行了“冷处理”,让她一个人静静地想一想,在这个过程中,我会每隔几分钟就会观察一下她的情况,确保她的安全,同时也观察她的情绪是否已经稳定。经过半个小时的观察,我发现她的情绪已经趋于稳定,慢慢地我走到她的身边,询问她是否要回到教室上课,她还是不语,我告诉她别的小朋友都在教室里休息,马上就要上课了,你一个人待在这里干什么呢?来到学校就是来学习的,在食堂门口怎么学习呢?沉默了几分钟以后,她抬头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和别人不同的,于是我不再说什么,伸出了自己的手,对她说:“和老师一起回教室吧。”伴随着她闪躲的眼神将自己的手放到了我的手中,我们一起回到了教室。

接下来的几天里,她的情绪还算稳定,但是她好像与学校社会脱离,不愿意起立回答问题,连简单的眼神交流都显得“吝啬”,对于她的表现,我只能“放慢速度”。在下午的课余时间,我对她进行了前期的测评,她从刚开始的不配合到慢慢地参与,在此过程中,我运用了大量的奖励机制,也将谈话渗透于自热的问答之中,让学生感受到老师的关心,用爱去感化他,慢慢地她愿意与我眼神交流了,为此我感到很高兴,在与家长的沟通中我发现她对于自己的母亲很冷漠,而对于自己的奶奶和爷爷却很依赖,了解之下知道她的母亲也是一位智障人士,她与母亲的交流很少,而作为监护人的爷爷和奶奶也只是生活上给予照顾,我发现这样一个孩子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也是极度自卑的。于是在平时的教育教学和班级管理中,我通过表扬他人,给予他人奖励来获取她的关心,并且鼓励她多参与集体活动,在完成老师的任务时及时给予她反馈,通过正强化来刺激她,抓住每一个教育良机,适时表扬、鼓励,培养她的自信心、自尊心、自强心,让她不会成为掉队的孤雁。

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星期,慢慢地她适应了学校的课程学习。第三周开始了,早上晨锻炼的时候,徐老师突然让我过去领一个学生,我正在纳闷,发现原来是她低着头,倔强地说“我要找我的班主任施老师。”我走到她的身边,询问她怎么了,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晨锻炼。她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喊了我一声“施老师”,我朝她微微一笑,伸出了我的手,对她说“和施老师一起晨锻炼吧!”渐渐地,我发现她正在朝我打开心扉,但是如何让她的心灵之窗通畅明亮呢?

在接下来的几周,我与任课老师交流,将我在课堂和班级管理中对她的了解以及与家长沟通后的情况与其余老师交流。在班级管理过程中,我也会将任课老师给予我的反馈在课间以鼓励强化的方式反馈于她,这样有利于海燕积极参与课堂,同时学生的情况我也能及时掌握。经过几周的适应和调节,任课老师纷纷与我反映海燕的课堂表现有很大的进步,社会情绪也趋于稳定,有时还会主动参与课堂,这让我感到很欣慰。

老师对于不同性格、不同气质、不同表现的学生要用恰当的方式,合适的语言进行意在言外的暗示方式传递信息、交流感情,这样更容易使学生接受,更容易沟通师生之间的感情。在与学生的交流过程中,要注意维护学生的自尊心,让学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的同时,考虑学生的气质特点教育学生接受所犯错误的现实。当然,对于这样认知基础较差的孩子来说,意识到自己存在错误都是需要老师来引导的。在教育海燕的过程中,关注和等待一直是我教育的初衷,给予这样一个特殊的孩子最为普通的关注,让她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得到安全感,感受到老师的爱,同时慢慢地等待她的反馈,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对学生最深沉的爱,那就是——等待!等待!这需要老师的耐心和尊重,真正的从内心接纳孩子的个性,尊重他们的人格,使学生感受到人与人的平等,以及被关注、被理解的温暖。

教书育人是教师职责所在,特殊教育的老师则是身兼数职,上课是科任老师,下课是生活指导员,甚至更多的角色,将“老师”和“母亲”的职责合二为一。我们的老师手把手地教他们洗脸刷牙、穿衣叠被,带着孩子们在操场上晨跑、做操、康复锻炼,吃饭的时候,我们总是顾不上自己,忙碌地穿梭于学生之间,帮他们把饭菜分好,管理他们的用餐礼仪,有的时候还要给学生喂饭,课堂上为了教授孩子们一个生字、一个词语、一个短句,老师们耐着性子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尽管枯燥乏味,尽管嗓子发哑……为了孩子们健康成长,为了让他们长大后能够生活自理,我们老师都付出了慈母搬般的爱,用胜似父母的亲情关心着他们,我们只是希望能够看到他们一点点的进步,看到他们自信开心的笑容,看到家长们感激的目光。

我的班里还有一个自闭症孩子,一个带有情绪障碍的自闭症孩子。阿哲是一个转学生,今年10岁,白白胖胖的,长的十分可爱,但不爱与人交流。他经常会坐在座位上用手撞击着自己的膝盖,时而大笑,时而喊叫。他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高兴着自己的高兴,忧伤着自己的忧伤。

我与阿哲的第一次正面交锋是在语言课上,他突然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用拳头使劲地敲打着课桌,歇斯底里地哭泣着,我马上走到他的身边,用手握着他的手,轻轻的说:“没事了,没事了……”可是他将愤怒迁移到我的身上,重重的拳头落在了我的后背,我知道他的激动肯定是事出有因的,但是当务之急是将他带离现场,转移他此刻的注意力。

放学的时候我与家长讲述阿哲的情况,家长的第一反映是孩子是否遭到了情绪上的抵制,质问老师的教学的方法是否得当,当时的我感到十分委屈,每一个孩子我都在用心呵护,只是希望家长能够理解。

但是委屈过后,我还在思考在对待阿哲的情绪行为问题以及家长的沟通方面我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我马上与任课老师了解他的情况,发现他在跟换教室后的课堂上情绪起伏比较大,陌生的环境让他感到不安,浮躁的情绪一直持续着,就这样像个定时炸弹一样爆发了。

在阿哲的世界里,他不明白对与错,好与坏。他对同学视而不见,对老师的呼唤充耳不闻,如何让他信任我,是我展开教育的第一步。他喜欢音乐,每天早上我都让他拿着做操的工具,整理好队伍,带队到操场上做操;他是我们班识字最多的孩子,我会让他来贴课程表;他还热爱劳动,每天我还让他负责擦黑板、倒垃圾的工作……慢慢地,阿哲在这些事情中找到了安全感,他开始喜欢他的学校,开始喜欢他的班级,发现阿哲的闪光点,让阿哲树立自信心,也让我慢慢走近阿哲的内心。

自闭症孩子的教育需要渗透在长久的潜移默化中,为此我为阿哲制作了一些教具,因为他不明白字面意思,我将生活中的行为规范、礼貌待人等以图文的形式制作成社交故事,方便他理解和模仿,并及时表扬其他孩子的正确行为来给予他正确的导向。我利用图文结合的方式对他进行德育教育,并时刻关注他的行为,及时给予评价和反馈,在他懂得与其他孩子分享的时候,在他学会参与集体的时候,在他认真完成任务的时候……我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刻,并将照片贴在他的成长足迹手册上,在每一个学习阶段都会让他看一看自己的成长手册,起到正强化的作用。

与此同时,我和家长取得了联系,在学校开展了阿哲的分析研判会,希望了解阿哲从出生到现在的情况,以及家长的处理方式,以此作为基础,由家长和老师共同商讨,制定符合学生身心发展特点的个别化教育计划,并希望家长能给予配合,共同促进学生的发展。苏霍姆林斯基说过:“没有家庭教育的学校教育和没有学校教育的家庭教育都不可能完成培养人这样一个及其细微的任务。” 因此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每天都会在阿哲的抄写本上写上他今天的在校表现,家长也会及时和我交流在家的情绪状况。

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学期,我欣喜地看到了阿哲的变化,他的作业是班里完成的最认真的,每堂课结束他会帮助老师整理教具,他会与其他孩子分享食物,放学的时候他会和我说再见……我也随着阿哲的成长在成长,了解孩子学习、成长的环境,投其所好走进孩子的内心,;以最近发展区为出发点,制定符合学生发展的个别化教育计划;以实际行动说服家长,而不是一味的反应学生的情况,与家长及时沟通反馈。阿哲的教育经历让我时常对自己说:如果我是孩子,如果是我的孩子。

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老师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地球上的星星》,我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是在大三的时候,当时只是觉得伊翔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孩子,当时的我没有接触过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不明白当时电影中的那份真挚情感。踏上工作岗位后的那个10月,我又一次观看了这部电影,看到电影里的伊翔,我泪流满面,我仿佛看到了我的小邱,我的阿哲,他们和伊翔一样,都是来自星星的孩子,希望得到大家的包容和支持。我想如果我不是成为了一名特殊教育的老师,我或许不会去关注这样一个群体。中国有8000多万残疾人,他们跟所有的人一样,渴望生活,追求美好,但是他们的路走的比其他的人更加的艰辛。电影里的伊翔是幸运的,他遇到一位理解他的老师,因为老师点点滴滴的关爱,让他多了一份信心和勇气,努力顽强的生活,也让他们的家人倍感欣慰。也许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但是请你们把他们看作是另一个民族的人,他们需要我们的尊重和理解。

记得去年参加班主任综合能力大赛的时候,评委老师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认为你会在特殊教育教师这个岗位上工作多久?”我想说,今天,我依然努力,认真地工作,平淡地生活,我既然不能做伟大的事,那就让我用伟大的爱来做平凡的事吧。

在这里,为一个孩子设计的个别化教育计划摞起来可以用尺来量,精心设计的学习活动,常常被自闭症孩子的一声哭闹打乱;在这里,花了很多时间制作的教具,没到下课就成了学生手中的纸片;一个简单的动作、一个普通的发音,老师都要重复示范几十次;在这里,我是一名特殊教育的普通教师。

备案号:浙ICP备06011037号 平台制作:湖州市教育信息中心 何一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