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轶佳高中语文工作室
    我们为什么要用信息技术教学(之一)
  • 作者:蔡轶佳  创建时间:2017-11-23  阅读次数:620  所在工作室:蔡轶佳高中语文工作室

今天为我们上课的是国立教育学院学习科学与技术学部的陈文莉副教授。这是一位有着三个孩子的41岁的辣妈。硕士研究生之前的经历都在国内,所以表达相当流畅,加上她敏捷的思维,幽默的态度,大大提高了我们听课的兴趣。她的课题是“新加坡教育信息化发展规划”,题目不小,但是她切入的角度很小,一天六个小时的课,使我对信息技术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老实说,我是个传统的人,学的又是中文,之前我对于信息技术在教学中的应用并不是十分感冒。来新加坡后,几乎每一位老师都会提到21世纪技能,其中的一项——熟练使用学习工具——也是我不置可否的一点。

让我有所改变的第一次,是几个星期前,一堂关于学校管理的课,老师提到很多关于管理的一些基本理论,过的很快,无论如何也记不下来,情急之下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然后我发现,老师讲的百度上都有,不仅有概念的解释,还有概念的产生以及相关案例,很详尽。我立马复制粘贴,笔记上马上完整呈现,我只需要课后再消化一下,几乎不需要老师再讲解了。

搜索,以前也经常用,但是作为学生的身份,在课堂上直接使用,还是第一次。我突然深刻地体会到,知识爆炸并且信息获取可以多渠道的今天,我们是否真的要改变观念了。当我在台上津津乐道苏轼时,人家小学生不是像模像样做出很多研究了吗?(尽管也有北大教授在诟病,但是成果还是有的)

今天的课是一整天,新加坡的授课时间很奇葩,上午到1230结束,下午130开始,中间只有1个小时的午饭以及休息时间。一堆中年人,下午的课很多人是坚持着苦撑苦熬的。老师看出了大家的困乏,于是做了一个课堂互动,两个都是基本情况调测,一个用选择题的形式,一个用便利贴的形式。当音乐一响,手指一动,不仅看到自己的答案,也看到同学答案在屏幕上一条条呈现时,参与感自然就产生了,你不会游离在课堂之外,你也无法装死滥竽充数,因为34个人,34个答案,后台查谁没有回答是分分钟的事。而且,人的困乏马上消失了!这是我第二次体会到信息技术在学习中运用的切实好处。

今天陈教授也说了一个例子。她的课上有学生一直打开着脸书和女友聊天,当她实在忍不住要给孩子一点颜色看看,想当堂提问震慑一下时,小伙子竟对答如流。为什么?陈教授给出了答案,她说我们这个年龄层次的人只是“数字移民”数字移民的特点是只会从有效源头获取可控信息;单任务或聚焦特定的任务(比如我就无法同时听音乐和做作业两项任务);通常喜欢文字信息;有隐私需求和个人反省空间;一般习惯线性的、逻辑的和顺序的信息呈现。而现在的年轻一代是数字土著他们习惯了多源头快速接收信息;能够多任务和平行处理(在facebook 上和女友聊天的孩子对问题可以对答如流);更喜欢图片、声音和影像;习惯了超链接资源(表现出思维的跳跃性);喜欢实时互动;喜欢用户生产的内容(彼此做出来的,而不是老师给予的);以及及时、关联和趣味的学习。

面对这样的时代,面对这样的数字土著学生,我们还是因循守旧,那么不是坑了国家的未来,就是把自己变成了不受欢迎的老师。

陈老师的一句话对我很有警示的作用:用自己的体验去推知别人的体验,这在教育中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转变,是个趋势,也是一种必然。

课的后半程,陈教授介绍的新加坡中小学课堂运用信息技术教学示例:GroupScribbles支持的快捷协同知识建构,确实也让我深受启发。

 

备案号:浙ICP备06011037号 平台制作:湖州市教育信息中心 何一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