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连梅中职语文工作室
    张之路:写作中的细节与角度
  • 作者:顾连梅中职语文工作室  创建时间:2017-09-27  阅读次数:1113  所在工作室:顾连梅中职语文工作室

如何赞美一只乌鸦

有一天,我正在大树下看一本介绍鸟类的书,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请问,您的书里有我们吗?”

我环顾四周,没有一个人。

“请您抬头,我在树上面。”

我仰头望去,看见一只乌鸦正站在头顶的树枝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肯定有!”说着,我急忙翻到介绍乌鸦的一页大声念道——

乌鸦,俗称“老鸹”“老鸦”。鸟纲,鸦科。全身或大部分羽毛为乌黑色,故名。多在树上营巢。常成群结队且飞且鸣,声音嘶哑。杂食谷类、昆虫等。功大于过,属于益鸟。

“呱呱呱——太生硬了——”乌鸦不满地说。

我想起了那则著名的乌鸦和狐狸的寓言,忽然有一种感觉——我就是树下那只骗吃骗喝的狐狸,头顶上就是那只嘴里叼着肉的乌鸦。哈!乌鸦都喜欢听奉承话。

“你想听什么话?”我笑着问。

果然,乌鸦说:“请夸夸我们乌鸦吧!”

传说中的乌鸦和现实中的乌鸦一个样。于是我想了想说:“乌鸦嘛,聪明、能干、有团队精神,还能吃害虫。就是因为长得黑、声音嘶哑而不太受人的欢迎,其实心地还是很善良的。”

“和字典里说的差不多,一点儿都不生动!”那只乌鸦摇摇头,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最后它居然用嘲笑的口气说,“听说您还是位作家呢……”

我有些生气了:“我的不生动,你给我说个生动的。”

乌鸦叫了几声,不一会儿,七八只乌鸦飞过来落在树枝上,黑压压一片。

那只乌鸦扇扇翅膀:“给这个人聊聊咱们的事儿。”

呱呱呱——乌鸦们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正说着,我看见一只乌鸦衔着一根铁丝飞过来,站在树杈上,它将铁丝按在脚下,用嘴(喙)把铁丝的前边弯成了一个小钩,用喙衔着有钩的铁丝伸进一个小树洞,不一会儿居然钩出了一条小虫子。我有些震惊了,脑子也变得灵活起来。

我说:“好了,我心里有数了。要不要听听我夸奖乌鸦的文章。”

乌鸦们立刻安静了下来。

我大声朗读道——

且不用说乌鸦能够吃掉许多害虫,能够清除垃圾,乌鸦还是一种智商很高的鸟,它们能用喙把铁丝弯成钩,从树洞里掏虫子吃。它们站在十字路口旁的树枝上,等到红灯亮了,汽车停了,便飞快地把嘴里衔的核桃扔在汽车轮子的前面,等着车轮把核桃压碎……

我们还学过乌鸦喝水的故事,瓶子里的水少了,它会动脑筋,衔来一粒粒的石子投到瓶子里,让水面增高,最后喝上了水。因此我不得不说,乌鸦是一种聪明的鸟。

乌鸦还是一种很孝顺的鸟,妈妈生出它,喂养六十天,老乌鸦飞不动了,小乌鸦会反过来给妈妈喂食哺育,这是乌鸦慈孝的天性。鸟类中,只有乌鸦会反哺。“反哺”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同时也成了孝顺的同义词。“乌鸦反哺”是中国的一个成语,就是告诉我们要学会感恩。

这么一说,乌鸦不只是益鸟,它对我们中华文化还有很大贡献呢!

“我的文章念完了。”我说。

我听见了乌鸦们振翅的声音,它们嘎嘎嘎地笑着飞走了。

请大家先分析一下,为什么我第一次“表扬”乌鸦的时候,它们呱呱呱地叫,第二次表扬它们的时候,它们嘎嘎嘎地笑。

我一开始表扬乌鸦的时候,为什么它们不满足,因为我说的是些概念,有些空洞。比如说“聪明”“能干”,说乌鸦智商很高,这也是概念。当说到它们把铁丝弯成钩钩虫子吃……把核桃放在车轮下轧……衔石子喝水时,就是“事儿”了。“事儿”一出现,作文就从空洞变成生动了,就传神了,就吸引人了。

尤其我们说到乌鸦反哺的时候,这里的“事儿”不但让我们好奇,让我们感动,还值得我们效仿。这“事儿”的意义就大了,就是我们平时说的内涵丰富,文章也显得有分量了。

乌鸦们听着当然就高兴了,于是就笑着嘎嘎嘎地飞走了。

关键词:细节

我们经常看到文章中有许多概念,比如勤劳、勇敢、善良、诚实等,但这些都是概念,概念是总结性的东西,在写叙述文的时候,很难起到生动传神的作用。我们可以有概念,但作文的时候,要少用概念,一定要有“事儿”,就是平时说的要有内容。这内容可能是有趣的故事,可能是感人的故事,可能是有见解的观点,也可能是新鲜的知识。“事儿”就是我们说的“细节”,在文章里,细节的作用是巨大的。刻画人物、故事吸引人等许多地方靠的都是细节。

历史是石头,细节是石头的纹理;历史是河流,细节是河流的浪花;历史是天空,细节是天空飞翔的老鹰;历史是老人,细节是老人的胡须。

蚂蚁的委屈

那天,我坐在公园的长凳上看书,书名叫《拉·封丹寓言》。这是17世纪法国作家拉·封丹写的一部寓言集。目光移开书本休息的时候,忽然看见几只蚂蚁从水泥的甬道上走过来。我知道蚂蚁们都是很忙碌的,来去匆匆,永远有干不完的活,于是安静地看着他们继续往前走。

没有想到,那些蚂蚁走到我的跟前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抬起头望着我。

“是他吗?”一只蚂蚁问。另一只蚂蚁点头说:“就是他!”

我有些惊讶!我并不惊讶我能听懂蚂蚁说的话,我惊讶的是听他们说话的意思好像我犯了什么错误。

最大的蚂蚁看着我,还没有说话,眼泪先流了下来。

“怎么回事?是不是干活太累了,休息一下吧!”我友好地说。

“不,干活累我们不怕,我们就是觉得委屈。先生您知道吗?我们蚂蚁的名声一直是非常好的,经常是勤劳、勇敢、团结的象征。可是我们现在却被人嘲笑,说我们不会生活,有时候居然被说成傻子、笨蛋……”

“哦,慢慢说。”我强烈地感觉到,蚂蚁的世界不可小看,尤其是文化。

“您手里捧的是什么书,看封面是《拉·封丹寓言》。”

我愣了一下,蚂蚁说的话更加印证了我的印象,我点点头。

“里面有一篇寓言《知了和蚂蚁》。”

我翻开书,既然一只蚂蚁能够和我这样讲话,知道《拉·封丹寓言》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请您一定朗读一下,请求您。”

我高声朗读:

知了和蚂蚁

——拉·封丹

整个夏天

知了都在歌唱。

当秋风刮起的时候,

她深深感到缺粮的恐慌。  

她没有储存任何一点

苍蝇和虫子。

这样她就来到邻居蚂蚁家,

叫苦去了。

她请求借给她

一点儿粮食,

能勉强维持到明年春季到来的时光。

“我会还你的,”她对蚂蚁说,

“在八月之前,连本带利,

就凭我的信誉。”

但是蚂蚁不肯出借东西,

这是她较小的缺点而已。

“天热的时候你在干吗?”

她对这位邻居说。

“你别见怪,夜以继日,

不论遇见谁,我都向他们歌唱。”  

“啊,你一直在唱歌?我太高兴了,

好吧,那你现在就给他们跳舞吧!”

“念完了。有什么问题吗?”我看着蚂蚁说。

“我们是不是正面形象?”

“当然是了。”我点点头。

“知了是不是被嘲笑的形象?”

我又点点头。

“您知道吗?现在又有人写了一首寓言诗,写寓言的也是法国人,是个女的,她真是不知深浅,居然照着拉·封丹的格式写了一首相似的寓言诗。”

“这位作家叫什么名字?”

“她的名字比较啰唆,名叫弗朗索瓦·萨冈,像个男人的名字。”

我想了想:“这个名字我知道,她是当代一位女作家,可是你说的寓言诗我就不知道了。”

大蚂蚁说:“不要紧,我们已经把那首寓言诗背下来了,请您仔细听一听,请求您!”   

太神奇了,蚂蚁还能背诗!我拍拍手:“欢迎,洗耳恭听。”

蚂蚁清了清嗓子,又说:“我没有任何卖弄的意思,就是为了给蚂蚁挽回不好的影响。”

“那当然!请朗诵!”

蚂蚁和知了

——弗朗索瓦·萨冈 (2010年)

蚂蚁囤粮囤了整整一个冬季,

当暖暖的太阳再度升起,

发现屋里屋外堆得无比拥挤。

谁会向她购买

苍蝇蚊虫的残破躯体?

她试着去邻居知了家里

想碰碰运气,

怂恿她买几粒谷米

以备不时之需捱过冬季

“以我昆虫的信誉

您可以八月过后,”她向知了承诺,

“再连本带利付清。”

还带着点乞求的口气。

知了并不贪吃,

这是它的小小毛病。

“一个冬天您还没有吃完!天冷的时候您都干吗去了?”

她问这位见啥都爱捡回家的邻居。

“从早到晚我都忙着囤粮,

听了您可别不高兴。”

“您囤粮?听了我还真开心,

那好,现在您就清仓甩卖吧!”

“您听清了吗?”蚂蚁问。

“我听清了。”

“您生气了吗?”

“还没有来得及……”

“蚂蚁变成了被嘲笑的形象,好吃懒做的知了倒变得趾高气扬,您居然不立刻生气,这种气愤还用想吗?”蚂蚁显得很激动。  

“蚂蚁先生,你别着急。我告诉你,动物在人类的文学作品里担任着重要角色,其实是寄托了我们人的思想和立昂。当人的意识和立场发生改变的时候。同一个动物就可能从英雄变成被嘲笑的懦夫。动物是无可奈何的。你一定知道那个龟兔赛跑的故事。”

蚂蚁点头。

“最开始的故事,乌龟是正面形象,因为他踏踏实实。兔子是被嘲笑的形象,因为他骄傲自满。后来兔子不骄傲了,故事中的乌龟倒成了被嘲笑的形象……人家兔子和乌龟都没有你这么激动。”

蚂蚁没有说话,若有所思的样子。

“后一位作者弗朗索瓦·萨冈生活的年代和家境都与拉·封丹不同,拉·封丹表现了17世纪的社会生活和人们的观念。而弗朗索瓦·萨冈是位当代作家,恰恰又是位反叛型的作家。她经常颠覆前人的思想和观念来写作。因此你不要太当真!文学形象和生活中的人物不是一码事。”

蚂蚁点点头。

“将来可能有人还会继续歌颂你们、赞美你们,也可能有人会嘲笑你们贬低你们,都是正常的,关键看他们看问题的角度和对事情的认识。”

“这世道真的变了。”

“和世道有一点关系。人们可能不再为吃粮食发愁,而更加关注自己精神世界的满足。一个人如果吃穿不愁,那么唱歌跳舞就没有什么好嘲笑的啦。而那些整天忙着囤积粮食和整天算计着挣钱的人一不留神倒可能成了一个笑话。”

“您说得很深刻,时代变了,思想和观念也变了。”

“千万别这么夸张,我们如果就事论事,这首诗也没有刚才我说得这么严肃和庄重,你就当成开心的游戏之作就好。”

关键词:角度

在文学作品中,哪种动物或者事物永远是被人歌颂或者嘲笑是没有限定的。这完全看写作者的思想和立场,也有人把它叫作观察事物的角度。为了创新,我们有时还要打破固有的模式。但前提是你要能够自圆其说。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站在高山上,一条河在眼前就像条玉带。而在江河中荡舟,眼前就感到烟波浩渺。愁苦的时候阳光显得刺眼,高兴的时候阳光就那么柔和。

跳出固有思维的围栏,你会觉得作文的天地更广阔了,看这类作品的时候,你不禁会惊讶:啊!还有这样写作文的!

备案号:浙ICP备06011037号 平台制作:湖州市教育信息中心 何一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