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连梅中职语文工作室
    刘铁芳:比技术更重要的是观念(节选)
  • 作者:顾连梅中职语文工作室  创建时间:2017-09-27  阅读次数:1039  所在工作室:顾连梅中职语文工作室

我是较早开始写教育随笔,当时反响也很不错。我的文章的基本特点是小中见大,我是一个比较内敛的人,文如其人,我的文章总是从浅近的事情说起,一点点绵延而入,凭借自己细腻的心思与探索教育基本问题的兴趣,让文章逐步走向深入,接近教育的中心问题。比较典型的文字有《对美好事物的无条件的追求》《重申语文教育的立人使命》《儿童世界何处寻》《知识与教养之间》《重温<海的女儿>》《肩住我们对于生命的责任》《爱与责任:向灾难而生的教育精神》《从卢安克到蒙志合》《找寻我们非读大学不可的理由》《<草房子>的教育哲学意蕴》等。这些文章的写作,我感觉自己不是在用文字,而是在用心,用生命写作。我让自己的内在生命世界尽可能充分地向着我所思的问题开启,我让自我生命的触角尽可能充分地深入其中,探究、阐发其中的教育意蕴,我努力让自己充分地被感动,我把自我生命置身其中的这份真诚的感动写出来,写出我生命的喜悦与忧伤。如今写教育随笔早已不是几个人的独角戏,而嫣然已成众声喧哗之势。我知道,我的撰写随笔的使命早已完成,我需要回退到自己内心,安静地寻求自己对中国教育问题的系统而深入的思考,专注做一点小小的属于自己的学术研究,无暇他顾。

随笔的优点很明显,有感就发,人人都可以写,长短不限,不拘一格,富于灵气。随笔的问题同样明显:一是因为随意而容易流于个人主观意志;二是因为随性而容易浅尝辄止,这往往使得随笔写作的水平参差不齐。我也不能例外,我的文字中确实有不少自觉写得不错的文字,但也同样有诸多随意随性之作。更重要的是,因为随笔随意可写,往往容易让人在同一水平上不断地重复,或者在同一水平上不断复制、延伸,很难达到自我的不断超越。这或许是我转向的真正理由,我也偶尔提醒相好的朋友,努力避免陷于自我美化的陷阱,写出来的是些看起来很美的文字。我不愿意让自己为细琐的灵感所左右,我需要专注,需要持续而深度的坚持。

《比技术更重要的是观念》这本随笔集的主题很明显,就是要倡导一种有理念的教育实践。现实的惯习很坚硬,需要足够强大的理念之光才能将它穿透,这对于讲求急功近利的我们而言尤其重要。在这里,我想要传达的不仅仅是关于教育的理念本身的重要性,更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如何从自己周遭的坚硬现实中超越,以理念之光来照亮自我人生的可能性。当我们欲充当孩子们世界的点灯者的身份的时候,我们首先需要的是点燃我们自己的心灯,开启我们对教育的理想诉求。
   《知识与教养之间》主要探讨的是道德教化的问题。道德教化问题乃是一切时代的中心问题,我们今天同样如此,甚至更加重要,因为我们今天遭遇的诱惑实在太多,稍一不慎就容易偏离个体发展的德性之路。关键的问题在于道德教化很重要,道德也是可以教化的,但却是很难教的。道德之可教与不可教的矛盾几乎贯穿于苏格拉底的人生实践。本书所倡导的道德教化的基本理念乃是如何切实的回到人,守护每个人做人的尊严开始,给予个体更多自由陶冶的可能性,在人与人的对话中切实地引领个体灵魂的上升。道德教化很难,但无比重要。我们需要正视这种艰难,同时更要充分地意识到这种艰难,并且担当这种艰难,由此而避免简单地灌输。
   《教育的高度即人性的高度》的基本主题是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地位与教师的生命修炼问题。基础教育的质量,一切教育的质量,其中心乃是身在其中的人的生命质量。首当其冲,是教师的生命质量。没有高质量的教师生命,是很难,甚至不可能教出高质量的学生生命状态来的。今日为师,我们需要充分地意识到自我身上的生命责任,努力孕育生命之爱、孕育教育之智,以阅读与思考来提升自我,以思想之光点燃日常教育生活之薪,过一种积极的教师生活,努力让自己成为优良教育的见证者。当人人都在抱怨中国的教育现状时,我们需要的是切实的努力,一点点照亮我们身边的孩子,绝不放弃。
  《找寻心灵的家园》乃是面向自我、面相心灵的写作。我们所有的努力都需要回到自我内心,给个人生命寻找精神之家。在一个日渐浮躁的时代与社会里,我们究竟应该何以自处?本书开宗明义,要“紧盯着内心的信念之光”,意在让自我生命多一份从容与豁达,避免日常生活的无序与庸常。一个人如何可能回归自我内心?我们需要一种历史情怀与文化意识,在历史中渐行渐远的背影中读出生命的苍凉与必要的守护,不断地注视大地上的事情,同时关注个人似水流年,一点点去感悟生命的真谛。最终,我们需要拥抱生命之谜,这里的关键,一是保护生命之谜,也即生命中的许多迷魅其实是不需要太深入去探究的,所谓“水至清则无鱼”,一定要留有余地,二是即使明知道生活的无奈与生命的无力,我们依然要热心生活,拥抱生活。我欣赏的人生姿态乃是,深情地活在一个寡情的世界里。我的人生姿态,非关他人,关乎自我人心。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成熟个体的应有姿态。也许,我自己也做的并不好,但我一直在努力而为之。

我们似乎已进入一个出版的时代,我们更乐于表达,也更急于表达。这当然是一件好事,正如契诃夫所言“大狗小狗都要叫”,让更多的人都能发出声音。其中的问题也是明显的,容易让人迷失在泛滥的书籍之中,缺少判断力和足够的阅读趣味,使得表浅性的阅读、无需思考的阅读过于流行。我们确乎需要在阅读中寻找光亮,在冷静而专注的阅读中寻求自我生命得以援助的力量。

(刘铁芳:湖南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知名教育学者)

备案号:浙ICP备06011037号 平台制作:湖州市教育信息中心 何一民